欢迎来到千里马论文发表网

痛泻要方治疗便秘探究

发布时间:2017-09-12 14:46

 目前臨床治疗便秘的药物主要包括各种泻剂及促胃肠动力剂等,但长期使用刺激性泻剂会引起药物依赖、电解质紊乱等不良反应,且可能引起平滑肌萎缩和肌间神经丛损伤,加重便秘,引起泻剂依赖性结肠。中医治疗便秘具有疗效好、不良反应小等优势。笔者临床运用痛泻要方治疗便秘获得较好效果,现介绍如下,以飨同道。 

  1 病因病机 

  医学认为,便秘主要与脏腑功能失调有关,其基本病机为大肠传导失职。忧思多虑,脾伤气结,或抑郁恼怒,肝气郁滞,或少动久坐,气机不畅,均可导致腑气不畅,通降失常,糟粕内停不行,而成便秘。正如《金匮翼·便秘》云:“气内滞,而物不行也。”特别是当今社会,随着饮食结构和生活习惯的改变,由食积或肠道壅实所致的便秘较因情志导致的气滞型便秘居多。便秘的主要病位在肠,而致病的根本在肝。肝主疏泄,为调畅气机的枢纽,全身气机依赖于肝的调节。若肝气郁结,气机不行,壅于大肠,导致肠道功能失司,糟粕不行。同时,肝病传脾,脾失健运,津血化源不足,肠道失于濡润,脾虚致使土不生金,肺失肃降,不能传导下行,故而便秘。又本病往 

  通讯作者:周永学,E-mail:zhou8521@163.com 

  往迁延反复,病程日久,导致患者精神紧张,肝气愈加郁滞。大便久积肠道又可致腹部胀痛,“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其间必有气机阻滞,进一步影响大肠通泄,故可考虑从肝郁脾虚对便秘进行论治。 

  2 痛泻要方分析 

  痛泻要方方药首见于《丹溪心法》,而其名称出自吴昆《医方考》[1]。该方由炒白术、炒白芍、炒陈皮、防风4味药组成,具有补脾泻肝的功用。方中白术补脾健运,以扶土抑木;白芍敛阴柔肝,又能缓急止痛;陈皮理气醒脾而能调中;防风散肝舒脾以升清。诸药合用,共奏泻肝补脾、升清止泻之效。历代方书虽未直接提到痛泻要方具有通便的作用,但从拆方分析来看,其兼具止泻与通便的双重功效。 

  白术有补气健脾、燥湿利水、止汗安胎的功效。《本草通玄》言:“白术,补脾胃之药……浊气善降,而糟粕下输。”通过健脾助运化之力,使肠腑健运,糟粕得以下行,故可治疗脾虚失运的便秘。根据文献报道,白术具有一定治疗便秘的作用,尤以大剂量生白术为宜[2]。药理研究表明,白术含有的苍术醇、苍术酮能促进胃排空,增进小肠推动功能[3],而白术内酯类物质对大鼠胃肠运动有抑制作用[4]。由此说明白术对胃肠道具有双向调节作用。 

  白芍,《名医别录》谓其能“去水气,利膀胱大小肠”。其能养血敛肝,肝阴血充足,则能维持其疏泄功能正常,故有通便之效。临床也有应用大剂量白芍治疗便秘的报道[5]。此外,有研究表明白芍对肠平滑肌具有双向调节作用,既可使豚鼠离体肠管收缩幅度加大,又能拮抗药物引起的收缩[6]。 

  陈皮,味苦、辛,性温散,《景岳全书》谓其“泻脾胃痰浊、肺中滞气、消食开胃、利水通便”,《本草纲目》载其能治“大便闭塞”。味辛能行,苦泄温通,燥湿理气醒脾,入脾胃经而能行气导滞,故可用以治疗腹胀、便秘等。张旭等[7]研究发现,陈皮提取物对在体小鼠胃肠动力具有促进作用。 

  防风为解表常用药,具有祛风解表、胜湿止痛的功效。《日华子本草》言防风能“通利五脏关节”,因其味辛,能散肝舒脾,助肝之疏泄,使清阳得升,故而浊阴自降,出于下窍,则大便自通。研究表明,防风水煎剂对小鼠离体肠管平滑肌具有促进作用,又能通过与肾上腺素能α受体、M受体作用抑制小鼠小肠推进和胃排空作用[8]。

     临床上,该方除了在肠易激综合征、慢性结肠炎、溃疡性结肠炎等腹泻型疾病的应用,在便秘中的应用也非常广泛。如陈培琼等[9]运用痛泻要方加减与大黄胶囊对照治疗习惯性便秘,结果两者治疗有效率分别为40%和10%。贾树信等[10]用痛泻要方治疗结肠脾曲综合征及便秘。另外,该方对小鼠胃肠运动有不同影响,具有双向调节作用,对小鼠腹泻模型、新斯的明致小鼠小肠推进功能亢进均有一定抑制作用;对小鼠便秘模型导致的小肠推进功能抑制有一定促进作用[11]。对番泻叶灌胃造成的小鼠应激腹泻模型具有抗腹瀉和抗应激作用[12]。这些研究都为痛泻要方治疗便秘提供了有力支撑。 

  3 典型病例 

  患者,男,34岁,2014年7月15日就诊。患者1个月前与人争吵,次日觉胸闷心烦,腹胀,纳差,大便3 日未解,曾予酵母片、开露塞等药物治疗,症状有所缓解,后每因情志不畅而发作。刻诊:胸闷,腹胀嗳气,厌食,腹痛便不得解,舌苔薄腻,脉濡。证属肝旺脾虚,运化失司。予痛泻要方加减:麸炒白术15 g,麸炒白芍10 g,炒陈皮8 g,防风8 g,桔梗6 g,枳壳10 g,并以姜、枣作引。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3剂后,患者诸症减轻,唯纳差,时感腹胀。遂以逍遥丸善后,辅以言语开导,随访1个月未再复发。 

  按:本案患者于情志不舒后发病,乃肝气不舒,横逆犯脾胃,致气机上逆而嗳气腹胀,纳差厌食。经云“亢则害,承乃制”。肝旺脾虚,肝气有余而乘所胜之脾,脾失健运,津血生化不足,肠道失润,加之脾虚及肺,土不生金,肺失斡旋之力不能传导下行,故而便秘;又肝气不舒,气机阻滞,通降失常,疏泄传导失职,糟粕不行,而加重便秘。故考虑从肝脾论治,以痛泻要方疏肝解郁健脾,肝气得疏,脾气得健,则能为胃行其津液,而肠道得润。加桔梗提壶揭盖,枳壳行气宽肠,升降相伍,腑气得降,故治之得效。 

  4 小结 

  传统中医理论与现代药理研究都表明,痛泻要方及其中的单味药均具有双向调节胃肠运动的作用,既可治肝木克土所致的腹泻又能治疗肝旺脾虚型便秘。此点体现了中医学异病同治的思想,为扩大经典方剂的应用提供了有效的思路。笔者认为,该方名虽含“痛泻”二字,但并非有痛有泻才能用,只要符合肝旺脾虚病机,泄泻与便秘均可使用。治疗便秘时可将麸炒白术换成生白术,并加大白术用量,因麸炒白术侧重于健脾止泻,而生白术健脾通便之力更彰。便秘是临床常见病,而痛泻要方针对当今社会压力大及便秘的病机有的放矢,甚为适用,且能避免大多数通便药物引起不良反应的弊端。 

  参考文献: 

  [1] 吴霄杨.痛泻要方考辨[J].中医学报,2014,29(10):1546. 

  [2] 李宝金,宗文汇,李桃花,等.重用生白术组方防治便秘的临床研究进展[J].北京中医药,2009,28(11):899-901. 

  [3] 孙福龙.痛泻要方加味治疗肝郁脾虚型老年功能性便秘的临床观察与实验研究[D].长春:长春中医药大学,2009. 

  [4] 杨娥,钟艳梅,冯毅凡.白术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广东药学院学报,2012,28(2):219-221. 

  [5] 刘洪明.重用白芍治便秘[J].山东中医杂志,1997,16(2):81. 

  [6] 冯文林,伍海涛,罗超华.白芍总苷在消化系统疾病中的药理研究进展[J].时珍国医国药,2012,23(7):1779-1781. 

  [7] 张旭,纪忠岐,赵长敏,等.陈皮提取物对小鼠胃排空、肠推进及家兔离体回肠平滑肌的影响[J].河南大学学报(医学版),2012,31(1):13-15. 

  [8] 冯文林,伍海涛.防风治疗肠道疾病的作用机制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16,27(2):425-427. 

  [9] 陈培琼,陈慧.扶土抑木法治疗中青年习惯性便秘的临床观察[J].广东医学,1999,20(8):650-651. 

  [10] 贾树信,边瑞宏,张闽华.痛泻要方临证举隅[J].辽宁中医学院学报, 2005,7(4):357. 

  [11] 旺建伟,赵文静,历凯,等.痛泻要方对小鼠胃肠运动双向调节作用的研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8,15(8):32-33. 

  [12] 李冬华,李春淼,李伍善,等.痛泻要方对肠易激综合征模型大鼠血管活性肠肽的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07,18(9):2099-2101. 

  (收稿日期:2016-07-22;编辑:梅智胜)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133229.com/yx/nk/220560.html

上一篇:呼吸内科住院患者焦虑水平调查分析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标签:
医学论文最热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