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千里马论文发表网

西方心理学史教学改革之思考

发布时间:2017-08-12 15:43

  西方心理学史既是心理学的核心课程,又是基础课程。通过本课程的学习,能帮助学生了解西方心理学的发展与特点,系统掌握西方心理学各个流派的基本观点和思想体系,最终提高学生心理学的理论素养。正如美国著名心理学家E.波林在其经典著作《实验心理学史》中指出:“我相信心理学家只有知道了心理学史,才算功行完满”。但是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却存在着一系列问题,既阻碍了教师的教,也阻碍了学生的学。因此,笔者结合多年西方心理学史教学实际情况,针对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的一些尖锐问题,提出了几点改革的看法。


  一、针对西方心理学史的学习态度问题,要高度重视学习西方心理学史的意义

  毋庸置疑,西方心理学史的确是心理学专业的一门基础课程和核心课程,但是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目前西方心理学史教学并没有体现出其基础与核心地位。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学校对西方心理学史课时安排太少。在我国,那些已经将心理学史列入专业必修课的大学心理学系,教学时数也最多安排一学期,一般不超过60学时,多数为40学时。这导致授课教师很难在有限时间内容把原本内容丰富多彩的西方心理学史知识系统地传授给学生,只能以高度浓缩的方式介绍给学生绍。其次,学生内心对西方心理学史的排斥。由于西方心理学史是一门理论性质很强的专业课程,不仅时间跨度大,而且分支众多,这使得一些学生错误的以为只要机械地记住西方心理学史发生的大事件就算完成任务了,甚至相当一部分学生不愿意主动学习西方心理学史,并认为学习西方心理学史意义不大。


  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教师必须向学生明确阐述学习西方心理学史的重要意义。这些意义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有助于理解心理学的现在和未来。正如舒尔茨所说:“由于人的极端复杂性,若干世纪之前提出的关于人类本性的许多问题现在仍然以各种不同的形式提出来。因此,像心理学中那样的问题的连续性是其他各门科学中找不到的。这样,在心理学中存在着一种与过去更加直接和更明确的联系……现代心理学也是只有与其过去的发展联系起来时,它才是有意义的。”精神分析创始人佛洛伊德在《一个幻觉的未来》一书中指出:“我们对过去和现在了解得越少,我们对未来的判断就越不准确。”其次,心理学史为心理学提供了一种整合力量。正如心理学史家墨菲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要在分支繁多的心理学中找出统一性不论有多么困难,至少有一种统一性我们可赖以确定方向和透视,进行鉴别和综合,那就是历史的稳定的统一。再次,学习心理学史有助于提高理论素养。通过西方心理学史的学习,既能培养学生运用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又能提高学生的理论思维能力。最后,学习西方心理学史有助于历史思维的培养。历史思维是当代国外历史教学中的一个热点问题,通过对西方心理学史学习使得学生能站在历史的角度上对西方心理学历史事实进行综合分析。


  二、针对哲学与心理学的密切关系,要大力提升学生的哲学素养

  包括心理学在内的不同科学都是依其不同复杂程度缓慢而逐渐地从哲学中分离出来,心理现象比天文现象、力学现象和生物现象更复杂,所以心理学分化出来更晚。在哲学心理学时期,没有独立的心理学家,心理学家大都由哲学家兼任,哲学给心理学提供了研究范围、具体观点和方法论,这为心理学最终分离出来准备了必要的条件。虽然从1879年以后,心理学从哲学中分离出来并形成了一门正式的科学心理学,从表面看来,哲学和心理学的确分离开来了,但是事实上,从冯特的内容心理学一直到目前西方主流的认知心理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均有其产生的哲学背景,这主要源自于心理学研究对象和哲学研究的基本问题关系密切,并且哲学决定着心理学研究的思路和途径。


  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部分心理学专业学生由于没有扎实的哲学功底,对于一些基本的哲学常识一知半解,例如不理解主观唯心主义和客观唯心主义、分不清一元论和两元论、不了解自由意志论等等。这使得他们在学习西方心理学史时,困难重重,无法抓住其精髓,并进一步导致他们对于学习西方心理学史极易产生挫折感和畏惧感,最终使得他们失去了学习西方心理学史的兴趣。所以,心理学专业学生要从西方心理学史中汲取营养的话,就必须拥有扎实的哲学素养。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教师可以让学生阅读英国著名哲学家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和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等哲学著作,这既可以使学生很容易理解1879年之前的哲学心理学,还可以使他们在理解和把握各个西方心理学流派的产生背景、基本思想和理论观点时,也得心应手。


  三、针对学生对浩如烟海的心理学理论一知半解,要加强学生对西方心理学原著的阅读

  对于阅读心理学史原著的重要意义,E·波林曾说:“一个心理学家如果缺乏心理学史知识,便不免将现在看错,将旧的事实和旧的见解视为新的事实和新的见解,而不能估计新运动和方法价值。关于此事信仰,我不能不再提出。由我看来,一种心理学的理论若没有历史的成分,似不配称理论”。就西方心理学来说,我们完全可以用博大精深来进行描述,但如何在浩如烟海的心理学海洋中寻找到有关人类意识和行为发展的规律,这其中不仅关涉到以什么样的历史观来对待的问题,而且,在考察、审视和解说心理学历史过程中,既可以提高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能力,也可以锻炼和积淀学生的理论素养。


  历史赋予意义,原著给予精神。从古至今,众多伟大的中西心理学家为后人留下了难以计数的鸿篇巨著。这些心理学著作无不反映了作者深厚的人文、社会乃至科学上的底蕴,字里行间往往凝聚着心理学家对人类命运关怀的一种精神、心声和呐喊,这便是经典心理学名著长久不衰的魅力。所以,阅读心理学著作,需要我们用心来体会、感受和领悟,因为,心理学原著是心理学家心灵生活的结晶,我们不仅要学会阅读,更应学会倾听,其价值不在于给予我们多少科学知识,而是向火炬那样照亮我们内在精神世界。读原著的基本精道是“返本开新”:“返本”是“开新”的基础,“开新”是“返本”的目的及其升华。没有返本的开新,开新就会失去方向,就会变成毫无根据的胡说八道;没有开新的返本,返本就会失去目标,就会变成复古和教条主义。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一方面,教师要为学生开出必读的心理学原著书目。先让学生阅读西方心理学的理论与权威著作,包括查普林和克拉威克的《心理学的体系和理论》、波林的《实验心理学史》等,然后让学生阅读各个心理学流派经典代表作,包括冯特的《人类与动物心理学讲义》、艾宾浩斯的《记忆》、詹姆斯的《心理学原理》、华生的《行为主义》、斯金纳的《科学与人类行为》、佛洛伊德的《梦的解析》、马斯洛的《存在心理学探索》和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原理》等。另一方面,教师要定期组织学生交流阅读心得。当学生完成任务后,教师一定要让学生提交阅读笔记,这会为他们今后的学习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为提高和丰富他们的理论素养奠定良好基础。


  四、要从满堂灌的教学方法中走出来。加强对学生进行启发式教学

  在传统的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采用的主要是灌输式教学,这使得学生只能被动地接收、输入并存储西方心理学知识一学生以概略的方式掌握在什么时代、由什么人、创建了哪一种心理学流派的心理学发展的基本脉络。这使得学生完全变成了一个“容器”,变成了可任由教师“灌输”的“存储器”,最终使学生失去了批判意识,只能成为现实世界的适应者,而不能成为世界的改造者。正如弗莱雷曾经所说的,学生越是原原本本地接受强加于其身上的被动角色,就越是只能适应世界的现状,适应灌输给他们的对现实的不完整的看法。


  所谓的教学是指教师的“教”和学生的“学”的双边统一活动。因此,西方心理学史的教学既要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也要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如果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仅限于教师单一讲授,而忽视学生主动性和积极性,就会使学生在枯燥的教学氛围中渐渐失去兴趣和热情。心理学史教学目的不单单是使学生掌握心理学知识,重要的是使学生养成心理学的一种观念、兴趣和信念。所以,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教师要善于把学生组织起来,参与到教学中来,将讲授法与研讨式相结合起来,尽最大程度激励学生学习兴趣和热情。教师可以向学生布置并指导他们感兴趣的研究课题,学生在查阅资料、撰写研究论文过程中,掌握心理学研究技能和方法,这对于学生而言,是良好的学习习惯和研究习惯的养成;对教师而言,这是教学习惯的良性循环形成。


  五、对西方心理学历史的教学内容有所取舍,要关注当前心理学研究新进展和热点问题

  由于西方心理学史教学时间少,而教学内容繁多,因此,大多数教师在一学期的时间内只是简单介绍1879年以前的哲学心理学,然后把重点放在讲授科学心理学的发展上。笔者通过多年的教学实践,认为西方心理学史教学应该安排一个学年来进行。第一学期着重讲授1879年以前的哲学心理学和科学心理学的产生,旨在为学习科学心理学的发展打下坚实理论基础;第二学期着重讲授科学心理学发展的各个流派,让学生掌握各个流派主要人物的心理学观点及其各个流派之间对立和传承的历史发展脉络。


  在西方心理学史教学中,也应关注当前心理学研究新进展和热点问题。心理学的历史发展总是沿着某种特定的历史线索从过去延续到现在,并在未来不断地向前延伸。正是由于心理学的发展具有一脉相承的特点,我们今天学习的心理学总是与过去历史密切相关。但是很遗憾,目前心理学各个领域研究的新方法、新结论以及新趋势,例如当前认知神经科学、积极心理学、第二代认知科学、具身智力等研究的难点和热点,还没有体现在西方心理学史教材中,这使得学生还无法很快掌握其发展走向,也使学生的目光仅停留在过去历史上,为历史而历史。相反,最应该把握的现实发展境况却人为忽略了,导致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形成无法跨越的断层。学习心理学史的目的在于鉴古知今,继往开来,如果只是单一地学习心理学史而不观照现实及未来,那么,学史就失去了根本意义。


  参考文献

  [1]中荷永.心理学史与“核心课程”[J].心理科学,1996,19卷.

  [2][6]E·波林.实验心理学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序言.

  [3]杨莉萍.心理学史的双重意义[J].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36(4):58-61.

  [4]叶浩生.心理学通史[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2.

  [5]郭本禹.西方心理学史[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7.

  [7]石中英.教育学文化性格[M].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1999:146.

  [8][9]孟维杰.心理学史教学模式改革刍议[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6,(1):154-156.


  来源:阜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3年2期

  作者:杨虎民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133229.com/wx/xl/217915.html

上一篇:成功心理学视角下艺术类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思考

下一篇:浅谈积极心理学理念在家庭教育中的运用

相关标签:
文学最热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