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千里马论文发表网

中外应用语言学类期刊论文英语题目对比分析

发布时间:2017-07-31 14:30

      学术期刊论文是展示科研成果并被特定话语社团所认可的一种学术交流机制,是知识生产和传播的重要形式。论文题目既具有独立性,又与正文相得益彰,寥寥数语却常常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这在当前信息激增的时代尤为重要:读者能快速地汲取有用信息,检索机构也能高效地开展索引工作。对论文作者而言,题目是论文给期刊编辑和评审专家的第一印象,一个简明达意、能激发读者兴趣的题目大大提高了论文发表的概率。由于论文题目重要的学术意义,作者在题目拟定过程中所采用的种种话语策略已成为应用语言学领域论文语篇研究的一项重要课题。 
  语类(genre)是一种为社会或社会中的某一社团所广为认可的语言运用方式,是为了实现某一交际目标的语言交际活动类型[1]。论文题目是论文正文的一个“缩影”,是期刊论文语类下的一种次语类;作为一个高度浓缩的元文本(metatext),它具有典型语篇应具备的诸如衔接性、连贯性、意图性等七项篇章性特征[2]。毋庸置疑,题目受制于论文正文,但同时又受制于机构文化、学科文化与学术规范,故论文题目语类有其自身的语类整体性特征[3]。考察论文题目的语篇内和语篇外的互话性(interdiscursitivity)特点,分析拟题的社会和学科文化理据,实则是对这一交际行为和话语活动类型如何建构论文所报告的创新性研究成果、赢得学术认可的探究。 
  一、 期刊论文英语题目的研究现状 
  应用语言学旨在对以语言为焦点的社会现实问题开展理论和实证探究[4]27,对学术论文语类语篇的研究是近年来该领域的一个热点。不少学者从语体与修辞特征、语言功能与策略、不同学科及不同学术水平作者之间存在的差异等方面进行了分析,这些分析常聚焦于题目的题长、标点使用、句法、话语功能等问题。针对题长,Haggan发现,与文学和自然科学论文相比,语言学论文题长最短[5]293317;Wang和Bai统计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03—2005年)上的论文,发现医学类期刊论文题长逐年变短[6]。针对标点符号的使用,Dillon发现冒号是决定英语题目结构的主要因素之一,虽然在不同学科论文题目中出现比例不一,但使用频率逐年(1880—1980年)上升,冒号能帮助凸显研究的学术贡献和复杂性,是体现学术发展的一项重要手段[7]9399;其他研究还发现,人文学科的作者更喜欢运用冒号以使题目涵盖更丰富的信息[89]。但学界对标点符号使用的观点并不一致,如Day和Gastel认为,论文的题目要简洁、直观,而复合结构中的标点符号容易误导读者,混淆题目的主旨;他们还建议题目中不宜使用问号[10]。然而,国际学术期刊使用复合结构题目或以问句拟题的论文并不在少数[11] 。 
  从题目的句法结构、话语功能和交际有效性出发,BuschLauer对比了用德语和英语(包括将英语作为二语的德语作者)撰写的语言学和医学期刊与会议论文题目,发现用英语撰写的医学论文题目常用单一结构(包括动名词结构),用德语和英语这两种语言撰写的语言学论文题目常使用“主标题+副标题”的复合结构,这类结构多以名词短语为主,遵循从“一般主题到特定焦点”的拟写原则。就内容和话语功能而言,语言学类论文题目涵盖的意义宽泛、抽象,更具个性化,有时读者不易通过题目来窥测研究的主题、结果或过程,而医学论文题目的意义表达更清晰、信息性更强[12]。Haggan则发现,自然科学和语言学论文题目更倾向使用单一结构,而文学类论文题目则多使用复合结构;自然科学论文题目常直截了当地展示研究成果,而文学论文题目则常带文学色彩,旨在激发读者的好奇心、诱导读者阅读全文;语言学论文题目介于以上两个学科之间,形式上更接近自然科学,内容上则更接近文学[5]。Soler分析了生物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中480篇综述性期刊论文和90篇期刊研究论文题目后,总结出四种主要的题目结构:名词词组、复合结构、句子和问句[11]。 
  为了增进国际学术交流,国内中文学术期刊常通过翻译提供英语题目和摘要,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编辑学和翻译学领域。有学者指出,国内期刊论文题目的英语题目常存在语法错误、语义模糊、用词口语化等问题,他们由此提出论文英语题目应遵循语法正确、结构简洁、语义与中文题目一致的原则[1314]。那么,中文论文题目的英译应注重“形式对等”还是“意义功能”对等呢?或是应摒弃翻译,直接用英语拟写?国际和国内期刊论文英语题目存在什么差异?这些差异的成因是什么?对这些问题的解答自然不应凭直觉或主观臆断。 
  本研究选取国内外应用语言学领域基于实证数据的期刊研究论文的英语题目为语料建成专用语料库,以语类理论为指导,运用语料库方法对比分析这一学科的中外期刊论文英语题目,以期为学术论文语篇的研究提供新的材料和证据,这对推进国际学术前沿对话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和实际价值。

      二、 研究设计 
  本研究试图回答以下三个问题:(1)在题长和标点使用上,中外应用语言学领域期刊研究论文英语题目存在什么差异?(2)在语言结构上,这两类英语题目存在什么差异?(3)这些差异所体现的话语功能和话语策略是什么? 
  本研究的语料取自2009—2013年发表于中外应用语言学类权威期刊上基于实证数据的论文的英语题目,建立两个专用语料库:(1)国际期刊论文英语题目语料库(简称:IJAET),包括《应用语言学》、《专门用途英语》和《系统》(英语名分别为:Applied Linguistics,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System,SSCI收录据Web of Science2013年的数据,《应用语言学》、《专门用途英语》、《系统》的影响因子分别是1.833、0.953、0.889。),共439条题目,5 620词次;(2)国内期刊论文英语题目语料库(简称:CJAET),包括《外语教学与研究》、《外语界》和《外语与外语教学》,CSSCI收录据CNKI2013年的数据,《外语教学与研究》复合影响因子是3.181,综合影响因子是2.263;《外语界》复合影响因子是3.416,综合影响因子是2.298;《外语与外语教学》复合影响因子是1.216,综合影响因子是0.804。,共567条题目,7 468词次。 
  研究从分析语法结构包括题长和标点符号的使用入手,同时利用AntConc 335w软件建立期刊论文英语题目高频词词表,细读与题目相关的论文摘要和正文,比较功能异同,从语类理论的视角来探析题目结构所体现的话语功能以及论文作者在拟题过程中所采用的话语策略。 
  三、 语法结构对比分析 
  (一) 题长与标点使用 
  在统计题长时,除通常意义的单词外,无连字符复合词、缩写词和数字视作一个单词,对带连字符复合词,根据语义判定是否视作一个单词。例1中的“learnerlearner”视作两个单词,而例2中的“NonEnglish”则视作一个单词。例如: 
  (1)The effects of task complexity on learnerlearner interaction(IJAET) 
  (2)Effects of Cooperative Learning in Reducing NonEnglish Majors English Writing Anxiety: An Empirical Study(CJAET) 
  统计两个语料库中的题长后,运用独立样本平均数t检验显示,CJAET语料库(1310±3673,前者表示均值,后者表示标准差,下同)的题长和IJAET语料库(1263±4010)的题长没有显著差异,t(1004)=-1925,P=055。 
  关于标点符号,以往的研究主要关注冒号的使用[7],本研究将分析焦点扩展至冒号、问号和破折号。例如: 
  (3)Multimodal evaluation in academic discussion sessions: How do presenters act and react?(IJAET) 
  (4)Can learning tasks affect incidental vocabulary acquisition? Involvement Load Hypothesis revisited(CJAET) 
  (5)English preposition learning and conceptual transfer — Collocation and colligation of the most frequently used prepositions(CJAET) 
  从表1看出,国际期刊论文作者更青睐使用冒号,也更认可问号的使用;破折号的运用在两个语料库之间没有显著差异。 
  表1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英语题目标点使用比较 
  标点符号 
  CJAET 频次 比例(%) 
  IJAET 频次 比例(%) 
  冒号13323462164920 
  问号100222389 
  破折号172309205 
  从对题长的分析来看,中外学者似乎都具有论文题目应言简意赅这一共识。标点的使用差异可以从中英标点符号的使用规范上追根求源:汉语中冒号和破折号的功能相近,都在于引出表示列举、解释或说明性的词语,以便对前文进行补充、总结或强调,而且规定破折号可用于副标题前,但英文破折号的使用无此规定。细读国内期刊论文中文题目发现,破折号的使用(频次:134)大大超过冒号的使用(频次:23),但国内作者在拟定英语题目时常将破折号转换成国际学界通用的冒号。尽管如此,两个语料库题目中冒号的运用仍存在明显差异。题目中使用问号不多,但在IJAET中使用问号的题目明显多于CJAET,可见中外作者对此存在一定的认识差异。对此,Cargill和OConnor建议:当一个研究问题无法简单陈述时,使用问句作为论文题目是一种吸引读者的有效策略[15]。 
  (二) 语法结构 
  Soler发现,语言学类论文题目中最常见的是名词词组,常带有前置或后置修饰语;其次是复合结构,常用冒号连接前后两部分;再次是问句,占极少数;最后是没有出现句子结构[11]。Haggan认为,使用名词词组是学术论文题目的重要特征[5]。结合前人的成果,本研究依据题目中是否出现问号、冒号或破折号语料中出现的标点还有:逗号、感叹号、双引号、单引号和省略号,逗号多用于连接名词短语,其他标点则为引用或者凸显研究内容,如:″Lego my keego!″,English as a ″global language″ in China,本研究不将这些符号作为区分题目结构的标准。将论文题目的结构分成两类:单一结构和复合结构在CJAET中发现1例“主标题+副标题1+副标题2”的三重结构,本研究对此忽略不计。。单一结构包括名词短语、介词短语、动名词短语和句子(包括问句)(见例6至例9);复合结构的主标题和副标题包括以上类别,两部分由冒号、问号或破折号连接(见例3至例5)。利用AntConc 335w进行统计,CJAET的单一结构和复合结构分别为5 173词次和2 295词次;IJAET的单一结构和复合结构分别为2 370词次和3 250词次。对这两类结构的统计见表2至表4。

     (6)A Pragmatic Analysis of Interpretation Adjuncts(CJAET) 
  (7)On paperless testing of English writing course for English majors(CJAET) 
  (8)Evaluating CALL use across multiple contexts(IJAET) 
  (9)Do teachers and students share similar beliefs about teaching and learning strategies?(IJAET) 
  表2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英语题目结构比较 
  结构 
  CJAET频次比例(%) 
  IJAET频次比例(%) 
  对数似然值P 
  单一结构4177354207471524940000*** 
  复合结构1492628232528549500000*** 
  注: ***、**、*分别表示P<0001, P<001, P<005,以下不再标注。 
  表3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英语题目单一结构比较 
  结构CJAET中的频次IJAET中的频次对数似然值P 
  名词短语3821710060801 
  介词短语1724670031* 
  动名词短语183019530000*** 
  问句04 
  表4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英语题目复合结构比较 
  结构CJAET1中的频次IJAET1中的频次对数似然值PCJAET2中的频次IJAET2中的频次对数似然值 P 
  名词短语126155 1370242127 190023 0631 
  介词短语76 082036611 6374 0053 
  动名词短语1450 10880001***822283 0093 
  续表4 
  结构CJAET1中的频次IJAET1中的频次对数似然值PCJAET2中的频次IJAET2中的频次对数似然值 P 
  问句119 14120000***0 13 
  句子(除问句)12 00807740 1 
  其他003 0 
  注: CJAET1和CJAET2分别表示国内论文英语题目语料库中复合结构的主标题和副标题,IJAET1和IJAET2分别表示国外论文英语题目语料库中复合结构的主标题和副标题。以下不再注明。 
  表2显示,两个语料库中的单一结构和复合结构使用有显著差异。在CJAET中,作者多使用单一结构,而在IJAET语料库中,作者更倾向使用复合结构。表3和表4显示,两个语料库中使用频次最高的是名词短语,其次是动名词短语、介词短语、问句,极少使用句子。统计还显示:单一结构中,动名词短语形式的使用差异最明显,其次是介词短语。在复合结构中,两个语料库在主标题中使用问句和动名词短语形式的差异非常显著,其他结构没有显著差异。此外,虽然国际期刊比国内期刊更认同问句形式,但都极少使用句子作为论文题目。 
  在CJAET语料库中,我们发现中文论文的英语题目中大量出现“研究”、“探究”、“初探”、“探析”、“分析”和“调查”这类表示研究本身的词语,共达567频次,这些词大多被直译成study,analysis,research,investigation,survey等。去除具有实际意义的搭配例如下面两句的下划线部分属于有意义搭配:A probe into English postgraduate cultivation in China based on needs analysis(CJAET),Chinese learners strategy use 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A crossgenerational interviewbased study(IJAET)。,这类“废词”(waste word)[15]在两个语料库中形成一些固定的名词搭配。这些“废词”短语在CJAET中占4286%,在IJAET中只占319%。具体差异见表5: 
  表5 CJAET与IJAET语料库英语题目中“废词”出现频次比较 
  “废词”CJAETIJAET对数似然值P 
  study1857159330000*** 
  analysis2878230004** 
  research130 
  investigation90 
  survey80 
  例如: 
  (10) A Study on Prewriting Strategies and Their Effects(CJAET) 
  (11) A study and survey of Chinese nonEnglish majors English writing selfefficacy(CJAET) 
  (12) An investigation into test takers adaptability to the Internetbased CET(CJAET) 
  此外,从表3和表4可知,两个语料库中动名词短语的使用存在显著差异,动名词在题目中常常起着凸显研究对象、方法或视角的作用。在CJAET中,单一结构、复合结构的主标题或副标题中以动名词短语形式为首的题目占40个,其中使用最多的动名词有investigating, developing,exploring等;而在IJAET中,单一结构、复合结构的主标题和副标题中以动名词短语为首的英语题目则多达102个,重复最多的动词有exploring,investigating,developing,understanding等。

        从以上结果可以看出,论文题目在结构上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单一结构和复合结构使用,动名词使用,“废词”使用。这些差异同时也说明了三个问题:首先,复合结构使作者能在题目中尽可能包含更多的论文信息,主标题常常包含论文的主要内容、目的或成果的关键词语,副标题则为解释部分,进一步提供研究范围和方法等信息。这一拟题策略既反映了应用语言学崇尚实证、争鸣、对话的学科特性,也反映了学术语篇的互话性及学术写作中作者应有的读者意识和语类意识。其次,动名词是一种兼有动词和名词特征的非限定动词,可以支配宾语和状语,也能被副词修饰,强调过程和动作,这一特性为论文题目充分表达意义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例如,凸显研究过程),同时也使表达更加明快、简洁、有力,更具个性化和多样性,为作者充分表达其研究态度和立场提供了一种语言资源,形成了一种有效的语用交互策略。最后,“废词”使用的差异与翻译存在明显的关联。翻译常有“形式对等”或“功能对等”之争,国内作者似乎更注重 “形式对等”。但从交际对象和效果出发,作者似乎更需要重视“功能对等”和双语转换中的跨文化因素,因此,汉语题目中表示“研究”之类的“废词”完全可以忽略不译;当然,在汉语论文题目中似乎也应大力倡导摈弃这类无实际意义的词语。总体而言,这些差异反映了中外论文作者在语类意识和学术英语写作素养上的差距。 
  四、 话语功能对比分析 
  (一) 论文题目话语功能的总体描述 
  对于论文题目中体现的话语功能,大多学者如Soler、Wang和Bai常通过分析常见结构来举例论证这些结构所体现的话语功能,如凸显研究内容、研究对象等[11,6]。本研究尝试利用AntConc 335w软件在语料库中建立论文英语题目的高频词词表,通过分析前10个高频词来观察、梳理论文题目所承载的话语功能和相应的话语策略,结果见表6: 
  表6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英语题目前10位高频词 
  CJAET单词 频数 
  IJAET单词频数 
  of582of309 
  the349in254 
  English266and242 
  in257the222 
  on251a165 
  and249language122 
  a238English93 
  study235on68 
  Chinese152to68 
  an112learning65 
  首先观察两个语料库中的7个共现高频词:of,in,on,the,a,English和and,名列前三位的是常用介词of,in和on。介词of常表示所属关系,其后续部分常表示研究对象(如,needs of Iranian EAP students)、研究内容(如,judgments of L2 comprehensibility)和研究成果(如,the effectiveness of implicit and explicit error correction);介词in修饰的词组多表示研究区域(如,foreign language learners in China)、研究对象(如,selfefficacy beliefs in using group work);介词on修饰的词多为说明研究对象(如,error correction on learners performance)、研究方法(如,based on SECOPETS corpus)。接下去的两个冠词the和a主要用于限定紧跟其后的名词词组,常表示研究的切入点(如,the relationship between…,a community of practice)、研究方式(如,the comparative analysis of…,a longitudinal study)和研究领域(如,email tasks for the Business English classroom)。名词English则表示研究对象或焦点,反映了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的流行程度和应用语言学的研究特点。最后的一个连词and主要连接两个研究对象或内容(如,metacognitive beliefs and strategies,native English and ESL speakers perception)。 
  除以上共现高频词外,两个语料库中还分别出现了四个名词:study,Chinese,language,learning,以及一个可兼作介词和动词不定式标记的to。前四个名词缺乏功能上的意义,因此本研究只考察出现在IJAET语料库中的高频词to。作为动词不定式标记的to主要表示即将进行的动作,在题目中常表示研究的探索性和创新性[6,16](如,to enhance teaching technical vocabulary)。作为介词的to则往往连接名词短语,表明研究对象、内容或时间跨度(如,from input to output,approach to online materials development,from 1980 to 2010)。 
  综合以上高频词所体现的功能,本文将期刊论文题目所承担的功能细分为以下8项:表示研究对象,表示研究范围,表示研究方法,表示研究目的,表示研究成果,表示研究问题,表示研究视角,表示研究时间跨度。 
  (二) 话语功能差异 
  两个语料库中论文题目的总体话语功能基本一致,但功能的侧重点存在差异,结果见表7和表8。 
  表7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单一结构英语题目话语功能对比 
  话语功能CJAETIJAET对数似然值P 
  表示对象4001700680410

       表示范围213980000972 
  表示方法1121723290000*** 
  表示目的212510310001** 
  表示成果7105400020* 
  表示问题3851710110735 
  表示视角130560150699 
  表示时间920990320 
  表8 CJAET与IJAET语料库中复合结构英语题目话语功能对比 
  话语功能CJAET1 IJAET1对数似然值PCJAET2IJAET2对数似然值P 
  表示对象1041085070024*31798280004** 
  表示范围50532150143186011600001** 
  表示方法1210154021571782380123 
  续表8 
  话语功能CJAET1 IJAET1对数似然值PCJAET2IJAET2对数似然值P 
  表示目的17486570010*3208850003** 
  表示成果2107803786110260607 
  表示问题1281414210040*44527430000*** 
  表示视角74418570000***84864450035* 
  表示时间514480034*340010937 
  表7显示,在单一结构中,中外期刊论文题目都强调研究对象、范围、问题和视角,较少附加研究的时间跨度信息;但在研究目的、方法、成果上却存在显著差异:国内期刊作者更注重体现研究方法;国际期刊作者似乎更强调在题目中表达研究目的或成果。表8显示,在复合结构中,中外作者都注重在主标题中确定研究范围,在副标题中凸显研究方法;研究成果则较少呈现在题目中。其他方面差异主要表现在:在主标题中,研究对象和问题的频数相差不大,但结合这两个子语料库的大小进行对数似然性比较后发现,国内作者比国际作者更注重在题目中明确研究对象和问题;而国际作者更注重凸显研究目的和研究视角;研究时间跨度尽管存在显著差异,但不是论文题目的核心内容。在副标题中,国际作者更多聚焦具体的研究对象、范围、目的和问题;而国内作者则更注重展示研究视角。 
  论文题目中话语功能的差异也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国内外应用语言学发展进程和关注焦点的差异。学界普遍认为,我国应用语言学形成的标志是1992年《语言文字应用》的创刊[17],远晚于国际应用语言学的发展1964年第一届国际应用语言学大会在法国召开并随即成立国际应用语言学会,标志着应用语言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开端。。有学者认为,现阶段我国应用语言学还没有创立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理论,多引进、消化国外成果,同时结合我国实际问题,呈现出东方化发展趋势参见王芮清《中、英两国应用语言学发展状况对比分析》,东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2012年硕士学位论文。。这一发展进程上的差异导致了我国应用语言学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的欠缺,这也反映在以上论文题目的话语功能差异上。 
  五、 语类理论视域下的期刊论文题目拟定 
  语类分析旨在描述和探究在特定的语境下带有特定交际目的言语行为的规范,即语类的整体性特性,Hyland认为此特性是一种能为特定话语社团“可辨认的结构身份”[18]22。基于实证数据的期刊研究论文有其宏观的结构身份,即学界普遍认可的“引言-方法-结果-讨论”(IMRD)宏观结构模式,论文的引言部分也有其典型的结构身份,即Swales提出的包含了三个语步的论文引言 “CARS”模式[19]137166。我们认为,论文题目同样存在为特定话语社团所认可的题目结构身份,但不以语步来体现。在语言结构上,体现为将论文关键词语作为核心的名词、动名词等短语所构成的单一结构、复合结构、问句或陈述句;在语言功能上,则体现在突出相关话语社团最为关注的研究主题、结果、视角等要素上。对学科同行读者而言,题目本身必须具有意义的自含性、自圆其说,这为“推销”研究成果和论文题目索引创造了条件。可见,论文题目所体现的语类整体性特征是拟题策略的出发点。 
  语篇的互话性将语类视作一个综合了语篇内和语篇外符号资源的意义构型,强调分析语篇内外因素和“语篇语境”的关系,以及“话语实践学科文化”的关系[3,20]。具体来说,论文撰写是一个超越时空的、复杂的意义建构过程,作者需要预期来自学术界潜在读者的反应并予以切适的回应[19]4558。因此,专业语类、专业实践和文化以及社会文化中符号资源的相互利用或融合势必产生多元互动,在作者和读者一起进行意义建构和解构的过程中形成互话性,这一动态的复杂程度超越了以往学术语篇研究中所注重的对互文性的探究互文性指语篇内或语篇之间的语篇内资源的移植或挪用,而互话性则注重语篇或语篇之间的语篇外资源的相互利用,包括专业语类、专业实践和文化以及社会文化的交互。。在国内期刊论文题目英译的问题上,互话性特征要求作者在拟题过程中不仅需要遵循国际学界“以言行事”的规范,同时还需遵循国内特定的学术规范和传播传统,包括对翻译应 “形式对等”还是“功能对等”的认知。Nida认为 “形式对等”最终应体现为“功能对等”的充分性,即在考虑形式对等的前提下,充分考虑译语读者的理解和接受程度,这个充分性程度是从最少、最现实的程度过渡到最佳、理想化的程度[21]。所以翻译不在译字,而在译句,在于译意、译情、译气势、译作者用心处[22],这是我们在论文题目英译时应遵循的原则。实际上,中文论文题目通过翻译转换为英语未尝不可,但从交际目的、对象、效果出发,依据论文主旨和作者意图,用英语直接拟写似乎更值得提倡。 
  从专业实践和学科文化出发,论文题目是论文正文的“入口”,“入口”的价值决定了能否使读者“欲罢不能”,继而阅读全文以深入了解研究成果全貌,所以题目必须“先声夺人”。论文读者最关注的是什么?研究的亮点在哪里?是否能吸引读者?这是在论文拟题过程中作者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当今世界,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专业文献汗牛充栋,人们的注意力已经成了一种稀缺资源,研究人员只能常常像浏览报纸新闻题目一样去浏览论文的题目,在此基础上才决定是否进一步细读全文。论文的核心价值体现在具有创新意义的研究成果上,因而在论文语篇中反映研究结果、主题等研究核心价值的要素越来越呈现前置化的趋向,在论文题目、摘要、引言、章节标题上频频出现,而研究方法、步骤等要素的表达则降到了次要的地位。近年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科学》刊载的部分论文已经将方法部分放到论文的正文后面就体现了这一趋向。

       从社会和学科文化的角度看,在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论文的质量与数量已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研究机构、高等院校乃至一名学者科研实力和自主创新的一项重要指标;研究成果的发表不但成为知识生产和传播以推动社会进步的一种重要形式和媒介,而且已带有太多的功利性:高校或学科的排名、重点学科或实验室的评估、职称的评定、课题或奖励的获取等无不与此相关。在这一环境下,论文的写作与发表成为一种专业话语实践,论文题目的拟写也成为在这一特定的社会语用空间(sociopragmatic space)中推进学术交流与知识传播以获取各种利益的一种交际行为和话语策略,因此作者在客观报告研究成果的同时,必定会注重论文题目这一“推销”研究成果的首要“抓手”。 
  综合以上对论文题目的结构、功能、专业实践和社会文化因素的讨论,我们可以将期刊论文的拟题策略总结为:简短明快,同时包含尽量多的论文信息,特别是主要研究发现或结果;通过前置或复合结构等手段,凸显论文关键词语;依据交际意图和个人风格,策略地选用相应的语言结构。 
  六、 结 语 
  期刊论文在“推销”学术成果的同时带有社会文化语境、作者价值判断和交际意图的烙印,可见科学真理的生成与传播既是一个认知范畴,又是一个社会范畴。用语料库的方法,本文从语法结构和语言功能两个方面对比分析了中外期刊研究论文的英语题目,以语类整体性和互话性理论来分析论文题目语类的结构身份以及论文作者在拟题过程中所采用的话语策略。分析结果表明,题目的适切性反映了论文的学术水平和传播的潜在力度,我国论文作者有必要充分了解国际期刊论文题目在语言结构和功能上的特点,遵循国际学界所推崇的写作风格,使论文题目的表达能更充分、更有效地展示研究成果及相关研究要素,以醒人耳目,充分体现论文所报告的研究成果的张力。 
  针对中外期刊论文或论文题目的对比研究,传统的研究方式通常聚焦于英语为母语和非母语作者之间的英语水平和运用差异的对比。必须指出,在当前学术英语领域,这一传统的二分法已经失去意义:由于英语在国际学术交流中的霸权地位,国际期刊多以英语发表论文;而在这些期刊上发表研究成果的很多作者却并非是以英语为母语的学者,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这说明在中外期刊论文语篇上存在的差异并不仅仅在于作者的英语水平,论文作者对包括学术规范在内的专业实践、学科文化和语类意识也是产生这些差异的重要原因。运用语料库方法,本研究对比分析中外期刊论文英语题目就是从这一视角展开的。 
  本研究仅仅局限于应用语言学领域,分析论文题目在结构、功能及拟题策略上的差异,而用语类动态性理论来分析题目中的语类移植或混合现象,将是值得继续探索、很有意义的课题。 
  (本文在数据统计方面得到浙江大学李德高教授的指教,在此深表谢意!) 
  [参 考 文 献] 
  [1] 庞继贤、叶宁: 《西方语类理论比较分析》,《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年第2期,第160168页。[Pang Jixian & Ye Ning,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Genre Theories,″ Journal of Zhejiang Universit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No.2(2011), pp.160168.] 
  [2] R.D.Beaugrande & W.U.Dressler, Introduction to Text Linguistics, London & New York: Longman, 1981. 
  [3] V.K.Bhatia, Worlds of Written Discourse: A Genrebased View, London: Continuum, 2004. 
  [4] C.Brumfit, ″Teacher Professionalism and Research,″ in G.Cook & B.Seidlhofer(eds.),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Applied Linguistic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5, pp.2741. 
  [5] M.Haggan, ″Research Paper Titles in Literature, Linguistics and Science: Dimensions of Attraction,″ Journal of Pragmatics, Vol.36, No.2(2004), pp.293317. 
  [6] Y.Wang & Y.Bai, ″A Corpusbased Syntactic Study of Medical Research Article Titles,″ System, Vol.35, No.3(2007), pp.388399. 
  [7] J.T.Dillon, ″In Pursuit of the Colon: A Century of Scholarly Progress: 18801980,″ Journal of Higher Education, Vol.53, No.1(1982), pp.9399. 
  [8] J.Hartley, Academic Writing and Publishing: A Practical Handbook, Abingdon: Routledge, 2008. 
  [9] G.Lewinson & J.Hartley, ″Whats in a Title? Numbers of Words and the Presence of Colons,″ Scientometrics, Vol.63, No.2(2005), pp.341356.

        [10] R.A.Day & B.Gastel, How to Write and Publish a Scientific Paper,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11] V.Soler, ″Writing Titles in Science: An Exploratory Study,″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Vol.26, No.1(2007), pp.90102. 
  [12] InesA.BuschLauer, ″Titles of English and German Research Papers in Medicine and Linguistics Theses and Research Articles,″ in A.Trosborg(ed.), Analysing Professional Genres, Amsterdam & Philadelphia: John Benjamins, 2000, pp.7794. 
  [13] 冯超、王丰年: 《学术论文英文题目的问题和改进对策》,《科技与出版》2009年第6期,第4244页。 [Feng Chao & Wang Fengnian, ″Problems and Strategies for Improvement in English Titles of Academic Articles,″ ScienceTechnology and Publication, No.6(2009), pp.4244.] 
  [14] 李本现: 《刊物论文标题英译错误浅析》,《外语教学》1998年第2期,第4951页。[Li Benxian, ″Analysing Translation Errors in English Titles of Journal Articles,″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No.2(1998), pp.4951.] 
  [15] M.Cargill & P.OConnor, Writing Scientific Research Articles Strategy and Steps, West Sussex: John Wiley & Sons, 2009. 
  [16] D.Biber, S.Johansson & G.Leech(eds.), Logman Grammar of Spoken and Written English,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Press, 2000. 
  [17] 于根元: 《中国应用语言学的形成和发展》,《语言文字应用》2010年第1期,第1118页。[Yu Genyuan, ″The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of Chinese Applied Linguistics,″ Applied Linguistics, No.1(2010), pp.1118.] 
  [18] K.Hyland, ″Genrebased Pedagogies: A Social Response to Process,″ Journal of Second Language Writing, Vol.12, No.1(2003), pp.1729. 
  [19] J.M.Swales, Genre Analysis: English in Academic and Research Setting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0. 
  [20] V.K.Bhatia, ″Critical Reflections on Genre Analysis,″ Ibérica, No.24(2012), pp.1728. 
  [21] E.A.Nida, 
Toward a Science of Translating,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2004. 

  [22] 思果: 《翻译研究》,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年。[Si Guo, Translation Studies, Beijing: China Translation & Publishing Corporation, 2001.]

千里马论文网:http://www.133229.com/geshi/timu/216878.html

上一篇:本科英语专业论文写作中影响确定研究题目的三大因素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标签: